台球,史上最会当官的官员,总结了这八个字,让他在官场如虎添翼!,阿尔及利亚

历史上,曾为晚清封疆大吏然后出任民国总统的人,只要袁世凯与徐世昌。袁世凯因称帝而臭名远扬,徐世昌则不为人知。事实上,在清末民初的大角色中,徐世昌算是位置很高的一号要角。他是晚清的进士,还在民国时获得过巴黎大学的博士学位,可谓学贯中西。在晚清,他位极人臣,做到军机大臣、太傅衔太保;进入民国后,他做过袁世凯的“国务卿”(内阁总理),后又当了四年民国大总统。

徐世昌是袁世凯的老乡,1855年生于河南卫辉,字卜五,号菊人。他的宦途之路也是从结识袁世凯开端的。光绪五年(1877年),徐世昌在河南淮宁县任案牍时,结识了袁世凯。袁世凯其时非常爱慕徐世昌的才华,而徐世昌则以为袁世凯是一个有宏愿的人,彼此爱慕之下,两人遂结为金兰之好,徐世昌大袁世凯四岁为兄。青年袁世凯轻财好义,他在得知兄长徐世昌无钱赴省应试后,助人为乐,赠送了100两银子给徐世昌作为旅费,以壮其行色,而徐世昌也确实是个文人,他在随后的科举考试之中先中举人,后中进士,终究成了翰林院编修。

甲午战胜之后,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习新军,在繁忙之余他想到了徐世昌,便约请徐世昌来协助。从此,徐世昌成为了袁世凯终身中最重要的幕僚高参。

徐世昌在小站待了两年多,作业非常勤勉。自学了军事及英语后,他提出了比较完好的近代化军事理论,拟定了一系列中西结合的军制、法典、军规、条令及战略战术准则,并对小站新军进行练习及教育,成绩卓著。他所做的这些奠定了自己在北洋系中仅次于袁世凯的位置。可以说,中国军队走向近代化的进程中,徐世昌功不可没。

徐世昌为人处事非常慎重,他既能投合潮流,大办新政,亦不疏远旧派、官僚,可谓兼收并蓄,广结广交,得心应手,上下疏通,因此而赢得了“水晶狐狸”的雅号。徐世昌不只深得袁世凯的信赖,也受到了清政府的欣赏,先后出任了首任巡警部尚书、首任东三省总督、邮传部尚书、内阁协理大臣,并被颁发太傅太保的官衔,在实际上与名义上,徐世昌都到达了清朝官职的最极点,是清朝历代的汉族大臣中职位做得最高的。

辛亥革命时期,徐世昌与袁世凯从头联手,两个人可以说配合得天衣无缝。袁世凯出山、逼宫、掌权三部曲,导演都是徐世昌。所有人都以为,徐世昌把袁世凯捧上总统的宝座后,国务总理一职非徐世昌莫属。此刻,他却知难而退,退隐到了青岛。

直到二次革命后,袁世凯再次请徐世昌出山任国务卿之职,他才正式由暗地走到前台,入京当上了袁世凯的国务卿。老到的徐世昌此刻赞同出山,是因为通过两年调查,他确认袁世凯的位子真的坐稳了。这充沛显现了他在官场上老到的一面—改朝换代、时局不明,不看清楚,绝不草率行事。

在北洋军阀各派系的奋斗中,徐世昌惯以元老身份作为居间谐和者出头因势操作。徐世昌几经官场磨炼而成为不倒翁,其为政之道就在于通晓黄老之术,而极尽纵横捭阖之能事,在大是大非的紧要关头,他常常可以心胸在胸,内敛不张,心中之事不为旁人所窥,是一位戏弄政治的高手。

徐世昌自己总结为官之道有八个字,即“圆通”、“沉稳”、“柔韧”、“机敏”。

所谓“圆通”,是指说话要留有余地,干事要容许转圆,待人要若即若离,干事要得心应手。他有天津、河南、浙江三个原籍,而这三地在晚清都盛产官僚,他处处联络乡谊,对其纵横官场大有协助;他本与袁世凯等北洋派联系严密,却又倾力结交南洋的张之洞;他助袁世凯练习新军、管理直隶,乃至改朝换代,却又与满清皇族称兄道弟……这些都是他“圆通”的表现。

所谓“沉稳”,是指遇事端守沉默,或故为逃避,不立刻表态,冷静观变,不到万无一失,从不容易出手。他平常遇到小事,常常百依百顺,似有惧意;但大难当时,却有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”的风仪,能抓住机遇,不怕危险。比方辛亥年他帮袁世凯向朝廷讨价还价,其实危险极大,但他毫无害怕。

所谓“柔韧”,是指能以柔克刚,以退为进,徐图重整旗鼓,绝不一蹶不振。清亡后和袁世凯称帝时,他两度退隐田园,却终能两度复兴,就是“柔韧”的表现。

所谓“机敏”,是指对形势改变的灵敏,机遇未至则耐性等候,机遇成熟则迎头掌握。在张勋复辟的过程中,这一性情表现得很显着。

徐世昌秉持这八字准则,在清朝和民国官场得心应手,终究空前绝后。